贊助商網站最新新聞:
本網站是一個音頻分享平台,用於分享、交流、試聽自己喜欢的音乐、铃声、故事等等。
我們尊重版權,如有任何侵害您版權的問題,請通過email的方式和我們聯繫,谢谢。

重慶魏星艷遭強暴案

加入 2008-10-20 10:02:40 | 類別: 大千世界
点此看實際大小的图片。

点此看實際大小的图片。

点此看實際大小的图片。

点此看實際大小的图片。

点此看實際大小的图片。

点此看實際大小的图片。

点此看實際大小的图片。

点此看實際大小的图片。

点此看實際大小的图片。

点此看實際大小的图片。

人氣 3257
評分 0
評論 0
書籤 0

重慶 >> 沙坪壩區 重慶大學 >> 魏星艷
http://globalrescue.hopto.org/unproj/big5/detailch.jsp?qid=5098

魏星艷,28歲,其父魏明倫,四川郫縣九州春曲酒廠工人,其母黎曉英,是四川省內江市資中縣雙河鎮人,現職於廣東省鶴山市雅瑤增兆鞋廠。魏星艷出事後,其母返回重慶西南醫院看望過一次。魏星艷1997 年西南政法大學本科畢業,曾任職於四川省星球律師事務所。1999年到2001年服務於河南許昌市許繼集團公司(電力設備生產事業),2001年考取重慶大學高壓直流輸電與仿真技術專業科系,專業代碼是080800-12,讀研究生,準備畢業後返回原單位工作。指導教師為牟道槐。

沙區白鶴林看守所強姦魏星艷及其他知情的惡警近日全部被調離原崗位,去了永川監獄。沙區610組織參與抓捕魏星艷的大部份惡警也被調離沙區,以避風頭。

魏星豔,女,28歲,成都籍,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碩士研究生。因魏星豔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2003年5月11日被捕,在沙坪壩區610辦公室受到連續審訊。被捕原因是當地警察懷疑她於“世界法輪大法日”在重慶大學校園裏放了有法輪功字樣的汽球和條幅。

5 月13日晚,在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房間裏,警察唆使兩個女犯人強行脫掉她的衣服。魏星豔高喊:“你們無權這樣對我!”這時進來一個身著警服的警察把魏星豔按在地上,當著兩個女犯人的面強姦了她。魏星豔曾對強姦她的警察說:“我記住了你的警號,你逃不了罪責。”自此,魏星豔進行了絕食抗議,看守所強制對她進行了惡意的損傷性灌食,導致她的氣管和食管嚴重創傷,不能講話,生命垂危。

5月22日,魏星豔被緊急送往重慶市西南醫院,許多穿便衣的610官員日夜監視,並盤查、跟蹤、甚至逮捕前去探視魏星豔的人。魏星豔目前仍受到重慶610組織關押迫害,生命仍處於極大的危險之中。

張志虎,男,33歲,新疆籍,重慶大學建築學院碩士研究生,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並於2000年6月依法和平到北京上訪,後被非法送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勞教2年,同時被重慶大學不法官員勒令休學。

呂震,男,27歲,山東籍,重慶大學國際金融專業本科生,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並於2000年6月依法和平到北京上訪,後被非法送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勞教1年,同時重慶大學不法人員停發了他的學士學位。

梅桂南,男,1978年10月24日生於江西省新幹縣,漢族,重慶大學畢業。梅桂南原是重慶市七星崗中天裝飾城職工,住江西省新幹縣三湖鎮蓮湖村梅家莊,被非法拘捕前暫住貴陽市築新巷。2001年1月1日因到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被惡警抓到後送回新幹縣非法勞教兩年。2001年11月17日因在貴陽市製作真象資料曾被非法抓捕。2002年1月22日被非法逮捕,一直羈押於貴陽市公安局雲岩區分局看守所。2003年5月8日貴陽市公安局雲岩區法院對六位大法弟子進行了秘密的非法審判,整個過程只有法官和被非法審判的大法弟子在場,大法弟子的家屬、親友都是在事後才知曉。大法弟子梅桂南被非法判刑13年,現況不明。

張優稿,男,66歲,廣東籍,重慶大學光電學院退休教師,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並於2000年6月依法和平到北京上訪,後被非法送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勞教1年,並被非法延期半年。2002年1月3日,再次被非法劫持送西山坪勞教2年。

谷九壽,男,66歲,重慶籍,重慶大學實驗室退休工程師,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並於2000年6月依法和平到北京上訪,後被非法送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勞教1年,並被非法延期半年。2003年5月13日,被重慶沙坪壩區公安分局非法劫持,至今仍被非法關押。

重慶大學大學生和研究生吳潔、米曉征、楊成寶等受到關押、強制退學等多種形式的迫害。

(以上為部份迫害事例,更多情況有待知情者提供。)

重慶大學相關責任人員名單:
重慶大學校長:李曉紅
副校長:唐一科,陳德敏,孫才新,羅國源,張四平
重慶大學書記:祝家麟
副書記:趙修渝,鄭平生。
重大研究生院院長:方禎雲
副院長:鄭小林,劉東,劉清才
電氣工程學院:袁××
保衛處處長:王××
保衛處工作人員:梅××

重慶大學碩士生為講真話遭酷刑勞教

【明慧網2003年12月15日】我原是重慶大學應用數學碩士研究生,後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講真話,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以下是我在2000年10月進京反映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後,所遭受的迫害。

* 皮肉被電棍燒焦到絕緣──天安門分局目睹暴刑

在2000 年10月18日,我和另外5位大法弟子在天安門廣場上打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後,被綁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酷刑逼問──先被送到最裏間的一間辦公室站了一整天,親眼見到許多老年婦女法輪功學員被身強力壯的警察毒打。有一位學員被當場踢斷頸椎,一度昏迷,無法自己站立。

不時有法輪功學員被提出去單獨一個一個地刑訊拷打,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電燒時痛苦難忍的聲音和肌肉被燒糊的臭味都能傳出來。有一位女法輪功學員的肉皮被惡警燒焦到絕緣不能導電,人已昏迷,打手們仍不放過。有一位青年男學員下身被猛踢時痛苦的慘叫聲,聲聲撕人心肺。

最後非法審訊我時,他們問我姓名等情況,我知道他們是想把我交給當地繼續關押迫害,所以我一直堅持不說。那個警察就用外包橡膠皮、帶彈簧的專用鋼棍朝我後背、後腦勺、頭頂、嘴全力毒打,斷斷續續一邊惡狠狠地逼問,一邊毒打了將近2小時,最後打在我後腦上,使我盡全力也無法站穩。惡警打人累得不行,叫另一個抽著煙的警察進來,那個後進來的警察十分陰險惡毒,徑直把它手上燃著的煙頭直接往我的鼻孔裏塞。在那一刻,我被逼得無奈,就說出了自己的個人情況。然後他們就把我關進那間有鐵欄的監舍。

晚上12點後,內江辦事處的人就來車把我接到內江大廈。第一天晚上,辦事處的人怕我的傷勢過重,還專門陪我睡了一夜。當夜和其後的10天,我只能俯臥著睡。照鏡子後,自己看到自己的整個臉、嘴腫大到變形,自己都無法認出自己,後背到後腳完全是青紫的,沒有一個地方不是重傷。然而,據辦事處講,在我之前,有一位內江法輪功學員,是被打得拖著走的。他們在辦事處也知道這些真實情況,但對這一切無能為力。

* 在綿陽新華勞教所遭受迫害

後來,我被送回內江,監禁在內江看守所裏一個月後於2000年11月20日非法勞教,送到綿陽新華勞教所。在勞教所警察誘騙我們“轉化”不見效時,就把成都法輪功學員王時川、黎明、我三人分別送到四大隊6中隊(現5中隊)、1中隊和4中隊逼迫奴役勞動。

在過了1個多月的勞累後,又有一批法輪功學員被送四大隊迫害。聽說他們在入所隊完全抵制惡人迫害,震懾了惡警。

分到4中隊的有同修尹華傑(綿陽塔水人)、黃林川(廣安鄰水地稅局公務員)、宋子明(內江威遠嚴陵鎮人)、錢世傑(成都金牛區天回鎮物資二倉庫職工),再後來,樂山同修魏浪因為嚴正聲明以前在迫害下違背大法的言行作廢,重新開始大法修煉,也被送到4中隊。

不久,我們就聽說6中隊(現5中隊)對法輪功學員張政軍酷刑折磨,因此我們寫信向新華勞教所質問實情,要求不得再發生類似的犯罪行為。然而,副中隊長趙強卻伙同四大隊大隊長吳昊,喚來所謂的護衛隊對我們6人以電刑和捆警繩等酷刑進行威脅。

當時,先是魏浪被叫出去談話,然後把我們5人陸續叫出去,我進辦公室時,看到吳昊身後站著兩個頭戴白盔、裝模作樣、氣勢洶洶的護衛隊警察。吳昊對魏浪質問發生在6中隊迫害學員的事情惱羞成怒,就要對魏浪進行所謂的“教育教育”。

於是,那兩個護衛隊的警察就過來反扣魏浪的兩條胳膊,準備把他拖到隔壁關上門來用刑折磨,當時,黃林川和我親眼目睹著這一切,非常難過,我們心裏想,自己決不能讓惡警這麼對待同修而自己甚麼也不做──於是我和黃林川一起上前抓住魏浪的肩膀,對警察高呼:“放開他!”不讓警察把魏浪拖走。吳昊和護衛隊的惡警又怕又恨,就不分青紅皂白對我們大打出手,這時剛進辦公室門的尹華傑、錢世傑和宋子明也被惡警們莫名其妙地一頓毒打,60多歲的錢世傑和宋子明的臉上被吳昊親自出拳。

然後我們5人被強行拖回監舍,而魏浪被綁到隔壁辦公室施刑。

在2001年3月新華勞教所開的誹謗大法的大會上,黃林川站起來高呼:“正邪不分謗天法,十惡之徒等秋風。”惡人把他按住拖下去時,我站起來叫他們放開黃林川,這些爪牙把我也提起拖到入所隊那棟樓。頭髮花白的李心樹先把黃林川和我的上衣脫光,然後幾個人把我們按在地上,用繩子直接緊勒,其強度要破皮入肉,一生都會留下傷痕──現在我的小臂、頸部都還有傷痕。過一段時間後,由於緊勒造成的麻木、劇痛、劇脹引起強烈的難受與局部區域神經更加敏感,同時,對敏感的嘴唇、乳頭、脅窩、臉部等處以高壓電擊。那次電擊在黃林川臉上所留下的傷痕我至今還記得。

評論和反饋

熱門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