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是一個音頻分享平台,用於分享、交流、試聽自己喜欢的音乐、铃声、故事等等。
我們尊重版權,如有任何侵害您版權的問題,請通過email的方式和我們聯繫,谢谢。

通天文摘(五十九)美國稅法有7万多頁

加入 2019-09-21 11:39:47 | 長度: 9分38秒 | 類別: 文化
人氣 436
評分 0
評論 0
書籤 0


 


 


通天文摘 – 当今人世,君知多少?

(五十九)美国税法有7万多页

 


极权政治取消了向善的自由,却给恶留下了空间。人们想用法律来解决人作恶这个问题,正中魔鬼圈套。现代社会各个国家普遍法律繁多,美国税法有7万多页,健保法近2万页,连法官和律师都无法通晓这么多法条,更遑论普通人。联邦和全国各州市郡县,平均每年通过超过4万条新法律,可谓多如牛毛,稍有不慎就触犯法律,轻者罚款,重则坐牢。


从钓鱼可以使用什么样的鱼钩,到在公共场合喝汤不许出声,都受法律管制。美国西部某州颁布一项限制耗能的新法,根据新规定那些达不到严格要求的大屏幕电视将被限制使用;全面禁止使用塑胶袋;有的城市,居民在自家后院加个凉棚都要得到政府许可等等。


过于繁琐的法律会模糊人的道德观念。由于法律太多,很多法律违背或远离人的道德直觉,造成了现代社会这样一种倾向,即当人们想做一件事时,只问合法与否,而不关心是否合乎道德。长此以往,共产邪灵的代理人要想直接把魔鬼的意识形态制订为法律,将变得更加方便易行。


再好的法律,其力量也只是外部的,难以约束人的心灵。老子曰:“法令滋彰,盗贼多有。”当恶的力量大行其道时,法律也无能为力。法律越订越多,大政府通过法律把人越管越死。人们忽略了社会问题是魔鬼放大人的恶造成的,反而觉得可能是法律出了问题,从而走入用法律解决问题的恶性循环,一步一步把社会推向极权主义。


……


由于共产邪灵的渗入,今天的美国社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分裂,左派动用了全方面的力量对拥有传统政治主张的人进行阻击。这种状态用“战争”来形容,可以说一点都不为过。


在近代美国,虽然也可能出现选举期间言辞上的激烈对抗,但一旦大选完成,便开始疗伤阶段,弥补裂痕,开始正常的政治生活。纵观今天的西方政界,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强烈的对抗与撕裂,政治秩序显得畸形而令人担忧。政坛人物、不同党派间互相指责甚至攻击,政策上进行阻挠;民间游行此起彼伏,而且规模不断扩大,暴力趋势明显。


在政府内部,选举初期一些左派人物就开始谋划以不同标准对待不同党派候选人。选举结束后,左派阵营又开始发起诉讼,意图夺回大选。新总统上台后,属左派政党的美国西部某州州长表示,现在有一股支持全面抵抗新总统的“龙卷风”。该左派政党高层承认,一支愤怒的自由派大军要求他们向新任总统发起一场“全面战争”,逢政府必反,务求以此重夺民心。[19]


左派试图以各种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在政策问题上,左派很多时候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在正常情况下,不同党派在具体政策问题上存在分歧并不奇怪。但不管分歧多么严重,不同党派都有这样一个共识,就是希望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得到保证。但匪夷所思的是,不但保护边界的建议遭到猛烈攻击,甚至有个别州还通过了“庇护城市”法案。这些法案禁止联邦执法人员查问移民身份,拒绝为联邦执法人员提供犯罪的非法移民信息。


在媒体舆论上,左派占主导的主流媒体在总统选举前大量为左派候选人背书,因此选举结果令很多人瞠目结舌。选举结束后,主流媒体配合左派政客大力炒作各种事件,把民众的注意力放在对新任总统的打击上,甚至不惜造假,以假新闻扰乱民众视线。对新任总统的各种政绩,主流媒体几乎视而不见;对有严重问题的左派候选人,主流媒体的态度则是轻描淡写。


在正常社会里,不同团体或党派也可能有不同的主张,甚至可能发生冲突。但冲突是暂时的、局部的,最终双方会试图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只有受共产邪灵的阶级斗争思维支配,才会时时事事以战争心态进行斗争,认为与对手绝无和解与合作的可能,必须彻底打败对手,全面推倒现行体制。


这种全面战争体现在政治博弈、政策制定与媒体舆论的全面对抗,带来了深度的社会撕裂,极端行为与暴力行为数量上升、范围与规模扩大。这正是共产邪灵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2016年,美联社与芝加哥大学全国民意研究中心联合创办的公共事务研究中心的最新民调显示,约85%的受访人认为国家比过去更深陷政治分裂;80%认为美国人在最重要的价值观上意见大为分歧。[20]


一个国家的统一需要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或者文化,虽然各个宗教的教义不同,但是非善恶的标准是相近的,这使得即使在美国这个移民国家,各个种族也可以和睦相处。然而当价值观发生分裂的时候,国家的分裂也就提上了日程。


……


人往往有弱点和恶的一面,对权力、财富、名声的追求古已有之。魔鬼有目的地集中利用人性之恶,在各国内部造成了一个“魔鬼代理人”体系。国家如同人体,各个机构如同人体的器官,各有功能,各司其职。如果国家的各个机构都渗透了有意或无意的魔鬼代理人时,就如同外来的意识代替了人的灵魂,或者说,外来的意识直接操纵了人体。


如果有人让整个社会摆脱魔鬼控制时,这个系统很可能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反抗,如运用媒体抹黑,搞人身攻击;用误导的信息混淆大众视听;让各个职能部门不配合,使得政令成为空文;用大量资源去支持反对派,使社会陷入分裂和争斗;甚至用各种方式制造经济和社会问题,造成社会动荡,让不明真相者把矛头指向反对魔鬼的人和人群。很多人既是这个系统的缔造者也是其受害者,他们虽然可能做过坏事,但是并不是人类真正的敌人。


政治因为其掌控的国家力量、私人力量所无法匹敌的天量经济资源及干预能力,善用之可以成就不世之功,为万民造福;滥用之则会造下天大的罪业。本章的目的是为了揭示当今世界政治中的共产邪灵因素,帮助人分清善恶,识破魔鬼的奸计,让政治回归正途。


美国前总统里根曾说:“我们往往认为社会太复杂,不能靠自治,精英掌控的政府比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更好。可是,当我们每个人都不能管理他自己的时候,谁会有能力去管别人呢?”[21]美国总统川普说:“我们崇拜神,而不是崇拜政府。”[22]


政治的权柄,需要回归到以传统价值为基石的正道。人类得到神的佑护,才能不被魔鬼操纵,才能避免走上被奴役与被毁灭之路,才会有真正的出路。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ttwz


 


(六十) 高福利高税收


(六十一)“贫困文化”


(六十二)中国经济增长背后的真相


(六十三)畸形经济模式带来的后果


(六十四)公有制是魔鬼套在人民脖子上的枷锁


(六十五)恨与妒嫉


(六十六)绝对平均主义


(六十七)工会


(六十八)重德才能“富而太平”


(六十九)共产政权的国家恐怖主义


(七十)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共产毒根


(七十一)列宁主义的圣战“先锋队”


(七十二)极端伊斯兰主义的“共产主义内核”


(七十三)本‧拉登的导师


(七十四)中共对恐怖主义的支持


(七十五)中共与基地组织的关系


(七十六)西方激进左派与恐怖主义的隐形联盟


(七十七)恐怖主义与共产主义密不可分


(七十八)伟大文明莫不重视教育


(七十九)大学教师严重左倾


(八十)以意识形态灌输为目的的新学科”


(八十一)灌输各种左倾激进意识形态


(八十二)灌无神论和进化论


(八十三)从卢梭到杜威


(八十四)淫秽的性教育


(八十五)利用教育把学生变傻


(八十六)教育是为了培养至善的品德


(八十七)人类道德下滑


(八十八)共产邪灵颠覆西方大众文化


(八十九)嘻哈摇滚


(九十)吸毒盛行


(九十一)色情泛滥


(九十二)电玩成风


(九十三)暴力文化


(九十四)变异时尚


(九十五)善用自由


(九十六)媒体从业人员的大面积左倾


(九十七)媒体成为自由主义、进步主义的政治工具


(九十八)把电影变成反传统文化的先锋


(九十九)用电视把洗脑带进千家万户


(一OO)魔鬼把媒体变成全面战争的重要战场


(一O一)重拾媒体责任


(一O二) 艺术是神传给人的


(一O三)“莫扎特效应”


(一O四)先锋艺术背后的共产邪灵


(一O五)以丑为美,颠倒传统审美观


(一O六)共产邪灵利用文学毁灭人类


(一O七)艺术的力量


(一O八) 法律与信仰


(一O九)法律被切断了与神的联系


(一一O)《约翰逊修正案》


(一一一)禁止赞美神


(一一二)以“自由”之名推广淫秽信息


(一一三)同性婚姻合法化


(一一四)限制执法,为犯罪分子大开绿灯


(一一五)用外国法律削弱美国主权


(一一六)回归法律的精神(一一七)另一种形态的共产主义


(一一八)环保主义发展三阶段


(一一九)一脉相承


(一二O)生态马克思主义


(一二一)生态社会主义


(一二二)绿色政治:绿色是新的红色


(一二三)生态恐怖主义


(一二四)“绿色和平”后面的不和平


(一二五)气候变化


(一二六)气候变化“共识”的迷思


(一二七)怀疑派科学家为何不认同“共识”


(一二八)环保主义科学家为什么偏爱“灾难”理论


(一二九)渗透政治,构筑全球政府


(一三O)打击资本主义


(一三一)发动媒体攻势,压制不同声音


(一三二)操纵“民间”团体,发动街头革命


(一三三)反人类主义的新宗教


(一三四)信神敬天,恢复传统


(一三五)一個棘手但又極端重要而緊迫的課題


(一三六)全球化与共产主义


(一三七)全球化造成共产主义模式经济体


(一三八)全球化在发达国家制造“贫富分化”,助长共产主义思潮


(一三九)用资本主义的营养壮大社会主义的肌体


(一四O)利用联合国扩张共产主义政治势力


(一四一)颠覆联合国人权理念


(一四二)全球化推进共产主义政治理念


(一四三) 世界政府的极权倾向


(一四四)文化全球化败坏传统


(一四五)西方发达国家输出反传统的变异文化


(一四六)跨国公司企业文化传播变异观念


(一四七)联合国将变异观念扩散全球


(一四八)东西方世人都面临被毁灭的危险


(一四九)取代美国,称霸世界


(一五O)取代美国,称霸世界(2)


(一五一)“一带一路”──以全球化的名义扩张版图


(一五二)“大周边外交”战略圈──把美国挤出亚太(1)


(一五三)“大周边外交”战略圈──把美国挤出亚太(2)


(一五四)“大周边外交”战略圈──把美国挤出亚太(3)


(一五五)“大周边外交”战略圈──把美国挤出亚太(4)


(一五六)对欧洲分而治之,分化欧美同盟


(一五七)输出“中国模式”殖民非洲


(一五八)进军拉丁美洲──在美国后院挖墙角


(一五九)中共的军事野心


(一六O)“超限战”


(一六一)“大外宣”


(一六二)“统一战线”


(一六三)“技术换市场”


(一六四)偷成“制造强国”


(一六五)“千人计划”


(一六六)“举国体制”


(一六七)全民谍报战


(一六八)更多超限战


(一六九)毁人的“中国模式”


(一七O)西方看错了?


(一七一)物极必反,邪不胜正

評論和反饋

熱門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