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是一個音頻分享平台,用於分享、交流、試聽自己喜欢的音乐、铃声、故事等等。
我們尊重版權,如有任何侵害您版權的問題,請通過email的方式和我們聯繫,谢谢。

費玉清:美斯樂

加入 2008-10-15 06:27:10 | 長度: 4分3秒 | 類別: 其他
讚!請點擊評分 給他打分 1 給他打分 2 給他打分 3 給他打分 4 給他打分 5 給他打分 6 給他打分 7 給他打分 8 給他打分 9 給他打分 10
人氣 6920
評分 1
評論 1
書籤 0

湯易是獨子,其母年老多病,生活無經濟來源,湯易是她唯一的依靠,其母常在夢中喊我要兒子,她希望國內外的正義之士能夠扶持正義,幫助她這個孤獨無助的老太婆,早點把她的兒子救出來。

湯易,男,現年四十五歲,原為中國鐵路十一局第五工程處工程師,先後畢業於石家莊鐵道兵工程學院土木工程本科專業和西南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研究生班,其父是離休幹部,已去世,其母農村人,六十九歲,無生活來源,全靠湯易供養。

重慶湯易於零八年五月二日在火車上被惡警非法抓捕,於六月五日被劫持到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二中隊,被非法勞教二年。湯易從五月二日開始絕食抗議迫害,遭野蠻灌食。

湯易在貴陽打工,於零八年五月二日乘火車從貴陽回重慶,在車上辦理臥鋪票手續時,被乘警開包搜查,搜出一本《轉法輪》,一台工作手提電腦,四張光盤,六百多元現金和護身符,後被帶往杭州鐵路公安局,於五月二十日,杭州方面派了龐,趙,吳三名警察來重慶。湯易所在地區的新橋派出所,沙坪壩區六一零龔旺等人,強制湯母帶路去湯母、湯父家中進行非法抄家,他們翻箱倒櫃並照了相,但一無所獲,杭州方面認為證據不足不予處罰,遂通知由重慶當地派出所接回。五月二十八日新橋派出所歐禮長教導員和何慧真、羅素榆兩名警察將湯易從杭州帶回重慶。

按照法律規定:既然杭州鐵路公安局結論為證據不足不予處罰。接回後理應無條件放湯易回家,但新橋派出所,沙坪壩區六一零和重慶市勞教委員會、司法局六一零等職能部門知法犯法,硬是將湯易直接劫持去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並於六月五日送去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二中隊非法勞教二年。事後歐禮長等人傳出他們在湯易的面前謊稱要退黨,待湯表態願意為他們辦理時,他們不但不退,還作為湯易一條非法勞教的四個罪名。

湯易從五月二日開始絕食抗議迫害,並且拒掛勞教胸牌,拒穿囚服,拒絕灌食。加之長期被迫害,現其身體非常消瘦虛弱,體重從壹佰六十斤下降到一百斤左右,減輕了五、六十斤。右臂又患骨結核,經常流膿流血,右臂抬不起來。整個人形都變了,臉色難看,精神極差,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走路需二人攙扶。

八月四日湯易突然掉了一顆牙。一般情況下牙是不會輕易脫落的,不知何故。即使這種情況下,勞教所還派兩名包夾對湯易二十四小時進行監視和迫害,胡某某警察還兇狠狠的對湯說:“不怕你媽來看你嘛,你媽二天(以後)看不到你,只有來領骨灰!”

他們現在對湯易強行灌食。重慶市大法弟子張傑平就是遭灌食死亡的。現在湯易絕食近半年,經常暈倒,健康每況愈下,其母悲痛欲絕,兒子願意吃家裏送去的食物。但西山坪勞教所的惡警缺乏起碼的人道主義,不允許家人探視時送吃的,送去也不讓吃。

再看看這些年湯易遭受的種種非法迫害吧。

湯易於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和幾位功友,為了為大法說幾句公道話去北京上訪,在火車上被警察抓回,非法拘留十五天。特別惡劣的是就在拘留期間被其工作單位,中鐵十一局五處開除工職。該單位還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迫害不久,就將湯易已經評審批准的高級工程師職稱給取消了。迫於生計,湯易不得不外出打工掙錢養家糊口。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湯易在外地打工回重慶,正在飯店吃飯時,被惡警綁架,處以三年非法勞教。在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受到殘酷的迫害,經常被嚴管、關小號,長期被包夾和惡警群體暴打,施行種種酷刑,身體被嚴重摧殘成疾,先後得了氣胸、肺結核、胸膿腫和骨結核。二零零三年,他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大小便都要人侍候,迫害到這種地步,勞教所都不肯放人,後經其母四處奔走努力才獲得保外就醫。經過兩年在家治療和調養才將兒子從死亡線上拉回來。

湯易信仰真、善、忍,堅修大法,做好人,是一個技術過硬,重德向善誠實肯幹的好工程師。從二零零四年以來,湯易為了母親,妹妹上中學和自己的生計,也為了避免被騷擾和迫害,帶著傷痛經常在外地打工,沒做任何壞事,難道被逼得流離失所掙錢養家糊口也有罪嗎?其母強烈抗議對湯易的非法迫害,要求無條件立即放人,他們這次抓人,關人,勞教,抄家等等,沒有合法的法律程序,也沒出示法律文字依據。